1. <listing id="qvecf"></listing><mark id="qvecf"><button id="qvecf"></button></mark>

      1. <small id="qvecf"><dfn id="qvecf"><input id="qvecf"></input></dfn></small>
        <output id="qvecf"></output>

        <tt id="qvecf"><pre id="qvecf"></pre></tt>
         首頁走進新雅新雅專訪/ 內容

        新雅書院2014級(生命學院)何立舟:這是一場愉快的交談

        2017-05-03

        本期新雅專訪,帶您走近書院生權部部長、生命學院何立舟學長。

        (1)st 
        從學社說起
        零到一的路程

        時間反復敲定終于定在晚餐時段,是學長從結束一下午實驗到晚間例會之間的空閑。

        作為生科大一生,和學長的初次見面還要追溯回軍訓剛剛結束的迎新聚會。想來我仍然記得他大概是有把尷尬的空氣也變得宜人的本領,被一圈生機勃勃的談話圍在中心。

        同樣的事情,他在晚上的談話開場頭五分鐘又做到了一次——對他而言,輕而易舉。

        Q作為新雅首批成員和學社成員,可以請學長講講選擇加入學社的原因嗎?這其中有沒有發生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情?

        A最初加入的時間是在開學季,原因要歸于一來到大學就結交到的一群朋友,其中就包括了邀我入伙的前輩,當然還有現任社長張天曦。至于分部,這個在當時分工都不太明確的情況下大概屬于哪里有活就往哪里跑吧。

        身為第一屆,學生工作的開展也遭遇了萬事開頭理所當然的難題。當時的書院實體化概念比較模糊,學社也是在一段時間后才逐漸組織起來,這之前的工作從日常管理到宣傳策劃都缺乏系統規劃和經驗積累,說是處在“雛形”的階段也不為過。很多決策更大程度上帶著探索的性質,記憶猶新的情況大概是剛剛接收到的方案有時在三分鐘內就被新方案推翻,這么夸張的情況隨著工作流程逐步規范變得罕有,不過當時確實經歷了一段糾結的適應期。

        在那個階段參與的人多數是抱著“可以確實地發揮所長做點什么”的想法參與學社的,老師和同學都頗費了一番心思,名副其實的白手起家。

        "從無到有,很多時候比一味重復有趣得多。"

        當被問及一年的新雅社工經歷與其他工作相較獨特之處,學長略一思考,隨即如是回答。

        “在工作體系的成熟程度和自身形象和職能的定位方面,新雅學生組織顯然有大片空缺需要時間去成長和逐步自我完善,相比之下,校會和工作出色的其他院系學生會有很多值得我們借鑒之處。”他微笑篤定,“但是,除了與身邊的人為同一目的努力的成就感,這份工作更加吸引我的正是做’之前沒有人做過的事‘、所謂’突破‘的意義所在。”
        “你可以說這是無中生有,但我更看重的其實是從無到有之間的這份過程。”


        02
        NOW
        speed up
        for the better
        “來談談人生吧。”

        當話題轉向大學生活、我問起學長是否有過刷夜經歷,他當即亮明了反對立場,外加對充足睡眠的贊賞。舍友之間理念一致的影響力,奠定了學長所在寢室在“起明星計劃微信早起簽到”活動中不可動搖的地位。

        “就算起床失敗,也會被敲醒簽了到再放回去接著睡。”說到舍友,他語氣明快,“大一的時候寢室的學霸總是表示要去搞兩個小時學習,聽見之后自己的負罪感完全能成為學習動力。”

        不慎起晚的早晨室友帶回的包子,案頭早期中國文明課程厚實的閱讀資料,冬天暖氣充足的四教窗邊座位,圖書館略微令人頭疼的木地板吱嘎聲,共同構成的是清華園里聽上去再平凡日常不過的段落。

        【NEW】聽說天氣暖和起來了,學長在游泳館的隨機掉落指數增加了三顆星
        這個確實是最近的興趣之一,不過……同學,你聽說過吃水不忘游泳池嗎?

        ——何學長

        靜如實驗臺上的專注

        動如脫兔

        可能性圍繞他不斷生長
        他選擇其中的一些
        讓它們發生

        于是有了長達百米獨當紫操南面的女生節條幅
        而今年,他們選擇的位置是快遞點
        于是有了眾人合力最終敲定的學生節方案
        有了場面歡樂難以駕馭的五字班迎新Party
        有了他喜歡的小長假七八人一道熱鬧的旅行

        他說:

        當你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的時候,你就已經超過了學堂路上身邊騎車而過的大多數人。


        我趕著整理談話稿,
        他忙著出發去下一個會議地點

        并不是什么新鮮的內容
        事實上,他笑著告訴我
        “其實是情系母校結束發言的金句”
        我們調侃這句雞湯味的話
        一部分的我們同時并不在調侃它

        我記住了它,
        也許就像他讓很多人記住他那樣
        ——對他而言,
        輕而易舉。

        采訪&撰稿 BY 王宇帆
        新雅宣傳部出品

         

        ewin棋牌